文化频道
法制网首页>>
文化频道>>首页文化
朕匜 法史长河中的国家宝藏
发布时间:2018-02-07 10:32 星期三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图为亻朕匜?!?资料图片)

  □ 江隐龙

  这段时间最火的综艺节目,莫过于《国家宝藏》了。一件件历久弥新的国宝在讲解员与“国宝守护人”的演绎中渐次登场,让观众真切感受到文化的力量。国宝者,国之宝器,它们不仅代表了文化传承,代表了历史世系,更代表了人类曾在某一领域留下的辉煌印迹。那么,如果要在中国源远流长的法制史中寻找一件有代表性的国宝,那会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见仁见智,但有一件文物肯定会被提及,那就是号称中国“青铜法典”的亻朕匜(音为yìng yí )。

  157字铭文不简单

  以今人审美观之,相比于中国法律文化的图腾獬豸,亻朕匜无疑更像是一头“萌兽”。匜是先秦时代礼器之一,用于“沃盥(浇水洗手)”之礼,其功用与瓢相似。当然,汉朝之前的匜多为青铜所制,如此沉重的瓢用起来自然不会太方便。

  “奉匜沃盥”是先秦祭祀典礼中的重要礼仪,所以匜的制造工艺通常颇为华丽,亻朕匜也不例外:亻朕匜大致为椭圆形,器身下方有四只羊蹄,周围饰有一圈兽体卷曲纹。偏偏是这样一只青铜“小羊羔”,却配了一个面目狰狞威严的兽头盖子,两者搭配到一起自有种“反差萌”。

  亻朕匜器盖和腹底内壁一共有着157个字的铭文,这157个字不仅详细介绍了一起奴隶所有权案件一波三折的经过,还包含了本案司法官作出并修改的前后两个版本的判词。也就是说,亻朕匜身上藏着我国目前发现最早、最完整的案件实录及判决文书。更难得的是,这些铭文以短短的篇幅将当时的法律体系、刑罚规范、诉讼程序甚至是法官的自由心证都清晰地传达出来,为后人研究西周时期的法律制度提供了珍贵的资料。

  关于这类铭文的价值,郭沫若有一段精辟的论述:“(文字史料)已屡经传写、屡经隶定,简篇每有夺乱,文辞复多窜改,作为史料不无疑难。而彝铭除少数伪器触月可辩者外,虽则一字一句,均古人之真迹也。是其可贵,似未可同列而论?!?/p>

  这里的“彝铭”指的就是青铜器上的铭文,因祭祀用器又称彝器之故。与文字史料容易被后人误改、窜改不同,这些铭文刻于金属之上,历久弥坚,故均是古人之真迹。据考证,亻朕匜大约制于周厉王或周宣王时期,至其出土时已经在陕西岐山的窖穴中埋藏了二千八百余年——可想而知,亻朕匜所呈现的一字一句里饱含中华民族多少沧桑。

  一起奴隶所有权纠纷案

  因为历史与文化的变迁,亻朕匜上的铭文与其名字一样生僻拗口,所以笔者仅将其大致意思表达出来:

  三月甲申日,周王在京师上宫,伯扬父(法官)当周王的面宣布对牧牛的判决说道:“牧牛,你之前任职时竟敢和你的上司亻朕争讼,违背自己曾经立下的誓言。今天你必须重新立誓。现在五人均已到庭,你应当还亻朕五名奴隶以示和好。依你罪,我本应鞭打你一千下,施以墨刑;但现在我大赦你,免去你的五百鞭,另外五百鞭,改罚金三百锾?!敝笥置僚A⑹?“从今以后我不再和你争讼,以各种大小事扰乱你?!辈锔付阅僚K?“如果你的长官再控告你,就鞭打你一千并施以墨刑?!蹦僚A⑹?。伯扬父将这一判决告诉两个官吏令他们登记在册,牧牛立誓、缴纳罚金,亻朕将这一判决铸成了旅盉(其实是匜)。

  从这一故事中可以清晰地了解到案情经过:牧牛与其上司亻朕因为五个奴隶的归属提起诉讼。伯扬父认为其诬告上司,命其返还五名奴隶并起新誓不再为此事提起诉讼。按律,牧牛会受鞭刑一千及墨刑,但伯扬父赦免了牧牛的五百鞭,另外五百鞭改为交罚金三百锾。牧牛立誓并缴纳罚金之后,亻朕将这一文书刻到了亻朕匜之上。

  亻朕匜铭文的具体释义在细节尚有争议,比如有学者认为并不是让牧牛返还五名奴隶而是他的誓言必须让五个人相信才会生效;伯扬父赦免牧牛不是一次而是两次,等等。不过依通说,大致可以将其定性为“牧牛诉亻朕奴隶所有权纠纷案”。这一个民事案件到最后居然触及了刑律,甚至一度要动用墨刑,西周法律之严酷,由此可见一斑。

  案情大致了解了,判决文书也明确了,那这段铭文还有什么非凡之处呢?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从亻朕匜铭文这一段小小的案例里,其实能分析出西周法律乃至社会制度的诸多细节。

  西周时期的“罪疑从轻”

  亻朕匜铭文看似是一个普通的民事转刑事案件,但其实案情的关键不在于“诬告”,而在于这是一场“以下犯上”的诉讼?!澳僚!辈皇侨嗣且桓龉芾砑漓胫小傲钡闹邢录豆僭泵回殡奘侨嗣?,其官职为“师”,通过伯扬父的口吻可以看出亻朕是牧牛的上司。

  牧牛败诉原因也在这里:“汝敢以乃师讼!”言下之意,下级官员与上司争讼本身就是违法的。周朝实行以宗法等级为基础的分封制,《左传》中将其概括为“天子建国,诸侯立家,卿置侧室,大夫有二宗,士有隶子弟”。牧牛与亻朕争讼,大致相当于“士”与“卿”争讼,当然要严惩不怠了。

  在“以下犯上”即为罪的背景之下,牧牛无论是否败诉,这个民事案件都会自然转化成刑事案件,所以伯扬父直接对牧牛进行判刑:鞭一千、墨刑。鞭刑好理解,墨刑则是指在犯人脸上刺字然后“以墨窒之”,使其成为犯人一生的耻辱印记。不过在这一案件中伯扬父马上对牧牛进行了大赦,用财产刑代替了墨刑。

  大赦也是中国历朝均有的一种法律制度,多在皇帝登基等情况下由皇帝发出。本案中的大赦显然更近乎于法官的自由裁量权。不过,伯扬父以财产刑代替肉刑,牧牛于是交了三百锾罚金,那这个罚金去向何方了呢?

  有学者提出,罚金进了伯扬父自己的腰包,并认为这同样也是中国最早明文记载的官员“受贿”案。其实这一推断有诸多不合理之处:本案当着周王之面审理,伯扬父在这样的情况下“受贿”而改判,未免也太肆无忌惮了;纵然伯扬父明火执仗,也不会命令属下记录在册,更不会任由亻朕记载在青铜器上留于后世。

  其实,对犯人课以罚金以免除肉刑早有定制?!渡惺椤ぢ佬獭吩?“墨辟疑赦,其罚百锾,阅实其罪?!庇纱丝芍?,不同刑罚转在“疑”的前提下是可以换成不同数额的罚金。

  所谓“疑”,就是案情不能排除合理怀疑。现代刑法以“罪疑从无”为原则,但西周时期则是“罪疑从轻”——依然还是要“阅实其罪”,但可以转换成较轻的罚金。当然这个前提也是犯人有足够的支付能力了。

  严格来说,亻朕匜铭文只是一个判例,但是这个判例却如同一个万花筒,每换一个角度就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比如本案审理的地点是在周王的行宫,这可能意味着西周时期重大案件向国君上报的制度;比如牧牛与亻朕均“出庭”,表明了当事人双方出庭的原则;又比如说伯扬父在案件审理后令下属记录在册,更成为当时已有司法档案的明证……

  所以,亻朕匜铭文被誉为“青铜法典”可谓实至名归。或许直到今天,人们发现的也只是冰山一角,这件文物身上更多秘密,还等待着后人去探索。

责任编辑:孙燕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